Is SDN really Dead ?!

SDN真的死了嗎?有人會說SDN已經死了,有些人則認為SDN仍然存在。真正的答案取決于如何定義SDN以及SDN的真正含義。

十年前,在SDN技術還處于起步階段時,人們相信它將給網絡架構帶來突破性的變化。SDN架構在網絡中引入了三個不同的層:包含所有網絡元素的數據平面層、帶有SDN控制器的控制平面層和使網絡可編程的應用層。許多人認為SDN控制器和SDN應用程序將取代網絡中的幾十種路由協議。SDN在推出時有三個不同的目標:

  • 控制平面與數據平面分離;
  • 將軟硬件解耦(即,避免廠商鎖定);
  • 通過API使網絡功能可編程。

開放網絡基金會(ONF)支持SDN計劃,并引入了OpenFlow協議。但是,OpenFlow協議只更新到1.5.1版本。筆者將SDN的失敗歸咎于ONF在實現SDN愿景時所采取的方式問題。他們的大多數項目都集中在OpenFlow上,他們讓每個人都相信OpenFlow將為當今網絡中的所有問題提供一站式解決方案。他們試圖過多地重載OpenFlow - 例如,嘗試使用OpenFlow擴展來執行MPLS標簽分發。最終,OpenFlow并沒有實現超出數據中心以外的需求。網絡設備廠商也因自身利益問題并不期待SDN。因此,OpenFlow的動力很快就消失了。

SDN社區對網絡行業做出了兩項重要貢獻:

1.第一個貢獻是Open Daylight SDN Controller。在SDN 誕生之初,至少有六個SDN控制器被引入市場。如NOX,POX,Floodlight,ONOS,Open Daylight和Ryu。然而,該行業很快接受了開源控制器Open Daylight。到目前為止,Open Daylight社區已經發布了10個版本,并且有50多個供應商支持社區。許多供應商,如思科、愛立信和Lumina都在銷售基于Open Daylight的SDN控制器。今天,Open Daylight的社區版本變得臃腫,因為一些供應商將專有/遺留API轉移到社區。盡管存在這些限制,但Open Daylight可幫助企業和服務提供商簡化網絡管理,包括物理網絡和虛擬網絡。
2.第二個貢獻是SD-WAN。當這些新技術既可以節省成本(CAPEX / OPEX減少),也可以幫助他們創造更新的收入來源時,服務提供商就會投資新技術。SDN可能為服務提供商節省大量資金,但是該技術還沒有準備就緒,它要求服務提供商拆除和更換他們現有的網絡。唯一能夠幫助服務提供商獲利并創造新收入的基于SDN的服務是軟件定義的WAN(SD-WAN)。這是唯一一個在行業中獲得動力的用例。根據全球市場洞察,SD-WAN市場預計到2025年將達到170億美元。至少有二十多個SD-WAN實施用例,主要來自SD-WAN初創公司。SD-WAN勢頭讓人驚喜,但在短期內它將繼續與MPLS共存。

除了這兩個貢獻之外,SDN并未對網絡或網絡架構產生巨大影響。

今天的網絡是在過去幾十年中建立的。它非常復雜,我們無法在短時間內拆除和更換網絡。再過10年,大多數網絡都是軟件定義的、可編程的和被虛擬化。所以,SDN作為一個概念可能不會消亡。如果您認為SDN是OpenFlow,它就已經死了。然而,如果您認為SDN是“提高了網絡元素的可編程性”和“降低了對專用硬件的依賴性”,那么SDN的規模將會擴大。借用喬布斯的話(You can’t connect the dots looking forward; you can only connect them looking backwards)“雖然你現在可能看不見SDN的未來,但在未來的某個時刻,當我們驀然回首時,這個‘未來’便是SDN曾經貢獻的點點滴滴,SDN的成就作為”。我們要等待,看看該行業如何擁抱SDN。

原文鏈接:
https://www.thetech.in/2019/07/is-sdn-really-dead.html


  • 本站原創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SDNLAB立場。所有原創內容版權均屬SDNLAB,歡迎大家轉發分享。但未經授權,嚴禁任何媒體(平面媒體、網絡媒體、自媒體等)以及微信公眾號復制、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進行使用,轉載須注明來自 SDNLAB并附上本文鏈接。 本站中所有編譯類文章僅用于學習和交流目的,編譯工作遵照 CC 協議,如果有侵犯到您權益的地方,請及時聯系我們。
  • 本文鏈接http://www.taian720.com/23434.html
分享到:
相關文章
條評論

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SDNLAB君 發表于19-08-0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