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WAN行業理解:從廣域網云化看SD-WAN

作者簡介:張云鋒,十年網絡相關行業從業經驗,網絡云化相關行業從業人員,微信號:leoricmaster

1 概述

全文分成四部分:通過「行業背景」看行業本質;通過「行業玩家」看行業生態;通過「行業動態」看行業趨勢;通過「行業預測」看行業方向。

2 行業背景

隨著云計算的普及,越來越多的企業將計算、存儲、服務等上云,那么對于云上這部分基礎設施,就自然獲得了云的客戶價值:敏捷、彈性、按量付費。但是企業總有線下部分,比如線下的辦公場所,自有的數據中心(混合云架構)。企業網必須是一張線上線下統一的網,并且隨著時間推移,越來越以云為中心。然而傳統的企業網,高端的像MPLS,草根的像IPSec,越來越難以保障企業上云的價值:

  • 敏捷:這要求企業網可以允許用戶不用關心底層的基礎設施,可以在分鐘級別內完成全球部署。
  • 彈性:這要求企業網可以允許用戶可以不用預留容量,可以在需要的時候隨時進行伸縮。
  • 按量付費:這要求企業網可以允許用戶可以將CAPEX轉成OPEX,甚至可以在不使用的時候不付費。

傳統的企業網成為了企業云網融合的瓶頸,SD-WAN就在這樣的背景下應運而生。由此可以推出:

第一、雖然SD-WAN的主語是WAN是網,但它的本質是云,是廣域網的云化,它的靈魂是應用,是場景。這也可以和當前國內的市場情況相印證:很多號稱在做SD-WAN的廠家,宣傳得比較光鮮,但是市場做得并不怎么樣,反倒是那些沒說自己在做SD-WAN,一門心思在解決一個具體場景化問題的企業,市場反而做得不錯,兩個例子:Panabit,專注于應用識別,通過應用分流,幫助某運營商撬開另一運營商統治的網吧市場,發現自己做的竟然是SD-WAN;Agora,專注于音視頻優化,通過把音視頻編碼SDK和實時調度的全球骨干網結合起來,推出了SD-RTN(Software Defined Real-time Network),至今也沒說自己在做SD-WAN。

第二、SD-WAN不是一個產品,因為你沒法通過SD-WAN這個產品名,定位這個產品要解決一個什么樣的問題;它也不是一種技術,因為你沒法確切的說它是一種什么樣的技術,也沒法有確切的技術標準,這個說法可能會有爭議,因為近年來國外像MEF,國內像信通院,一直在做各種標準測試和認證,但這這種標準認證,感覺更像是一種行業最佳實踐(對促進行業成熟和健康發展很有必要);它更像是一種生產方式的變遷,一種由廣域網云化導致的生產方式變遷。既然是一種生產方式的變遷,那就可以進一步推導出:

  • SD-WAN在單點技術上可能不是革命性的創新,但它改造的對象是廣域網,后者已經是一項滲透到現代社會的方方面面的基礎設施(Internet就是最大的廣域網),這種連接型創新會對整個行業造成非常深遠的影響。這種影響,可以拿集裝箱的發明做類比:集裝箱如果作為一項單點技術非常簡單,但它推動了貨運方式的變遷,把全球90%以上的海運、陸運、碼頭,甚至造船業都卷進來做了深入變革,甚至重塑了全球制造業的新格局。
  • 生產方式的變遷,不是一家企業就能獨立完成的,它會有自己的生態,會有自己的趨勢,這種趨勢甚至沒法在一開始準確預測。這里特別愿意引用《羅輯思維》第84期《改變世界的箱子》中,對集裝箱發明之后帶來的影響描述:

“基于底層邏輯的連接型創新一旦展開之后,你沒法控制和預測它未來的發展情況”。
“集裝箱誕生之后產生的第二個后果,是整個產業生態里面人的命運被改變了,而且改變的方向,當時身處其間的人是沒法想象和預測的”。

第三、這也可以進一步解答一個令人困惑的問題:為什么這個名義市場并不大的行業會持續火熱?說它名義市場并不大,是因為根據Gartner、IDC等調研機構預測,整個行業規模在2023年大致在40-60億美金之間;說行業持續火熱,是因為一方面巨頭死死咬住這個行業不放,另一方面創業公司持續涌入,近兩年的SD-WAN的行業會議,都被戲稱“廚師數量超過食客數量”了。這是因為雖然企業網在快速外化(即內網內容越來越少,外網內容越來越多——符合企業云化的趨勢),但是企業網不會消失,只是演變成了另外一種形態,一種云的形態。SD-WAN的本質就是廣域網的云化,所以對巨頭而言,這不僅僅是當前收入問題,而是要么現在就入場參與演化,要么就會被徹底排除在未來的企業云網市場之外。

3 行業玩家

整個行業生態大致有三類玩家:設備商、運營商和云廠商。以下分別對他們的生態位、處境及策略做簡略分析。再次說明,這是對這些玩家的外部視角分析,可能在其中的內部人士看來,并不準確或者精確,歡迎同行指正交流。

3.1 設備商

傳統的設備商都是一些大象,反應會相對較慢,這也給了創業公司機會,所以設備商可以進一步分成傳統和新興兩大類。

3.1.1 傳統設備商

傳統設備商可以根據其優勢領域的不同,進一步細分成三類:一、以網絡功能見長的設備商,比如Cisco、華為等;二、以優化功能見長的設備商,比如Silver Peak、Riverbed等;三、以安全功能見長的設備商,比如Fortinet等。
總體而言,傳統設備商在整個行業生態里屬于防守方,屬于那種吃著火鍋唱著歌,沒招誰惹誰,忽然發現來了一幫創業公司要來替換我的盒子。

那傳統設備商怎么辦呢?大致的也是比較理性的做法:SD-WAN市場火是吧,客戶需要SD-WAN是吧,我看了一下SD-WAN,好像也不是什么高深的技術,不就是多了一個控制器,多了一個Web頁面么。然后一些傳統設備商,就把自己的網管系統,升級成了控制器。所以傳統設備商的初期策略,就是“新瓶裝老酒”,搖身一變把自己變成一個SD-WAN廠家,并且立足自己的優勢領域,用存量打增量,打得也是挺舒服的(為什么用存量去打會打得比較舒服,在新興設備商的窘境中會分析到)。當然,這只是傳統設備商的應急之法,稍穩陣腳之后,一些設備商業還是在積極尋找自己的增量,比如SASE(Secure Access Service Edge),這是一種用SD-WAN去連接各種云原生的安全應用,推出的一種管理型服務。這個概念由Gartner在2019年首次提出,也是2020年SD-WAN Summit的主題之一。SASE的概念被推出之后,供求雙方的接受度都很高,設備商中Cisco、Fortinet等就在積極布局跟進。

3.1.2 新興設備商

新興設備商中,選取3V和Meraki作為代表稍作分析。3V是指Velocloud、Viptela和Versa。

新興設備商在行業生態中屬于進攻方,所以采取的策略是:做深場景,建立品牌,撬開市場。為什么要做深場景?因為他們最知道SD-WAN的靈魂是場景;為什么要建立品牌?因為這跟企業市場有關,企業市場對品牌還是非常看重的。不過,新興設備商也遇到了自己的問題。在給客戶介紹新產品時,客戶還是挺新奇挺滿意的:“嗯嗯,不錯不錯,挺好挺好”。但是到了要部署測試的時候,畫風就有點變化了:“什么!你要加盒子?!你知道我現在要管幾個盒子嗎?得得得,要么這樣,你能不能把其它盒子全部替換掉,我把他們的預算也給你”。為什么會出現這么尷尬的場景?這是因為時代變了,在以前產品匱乏的年代,用戶不得不要了盒子,甚至是主動要了盒子,并且是越大越好,越重越好,畢竟老子花錢了,你總得給我點什么吧。但是,經過這么多年發展,不同廠商塞到用戶那邊的盒子已經夠多了。不是都在說SD-Branch么,那我們就來看一下一個典型的分支里可能會有哪些設備:1、WiFi總是必不可少的吧;2、WiFi身后總需要一個交換機吧;3、分支出口不能裸奔總要一個防火墻的吧;4、如果企業分支較多,對路由功能比較看重,那就還需要多個路由器吧;5、如果分支比較重要,用了專線或者專網,那么還可能會多一個廣域網加速設備吧(不然那么多廣域網優化設備賣給誰了呢);6、如果企業對合規性比較看重,那么還需要一個上網行為管理設備吧,等等。基礎設施已經夠復雜了,能不動就盡量不動。現在用戶本質上要的是服務,就是別再給我添加任何負擔就要把我的問題解決,甚至是想要做減法(用戶側的NFV沒有普及,但如果能在分支做減法確實是個很有吸引力的賣點;當然,SASE在這方面就更有優勢了),如果現在還要去增加復雜性,就有點反趨勢了,非常難。

那么我們再來看一下新興設備商的應對。首先,客戶不是說要替換其它所有盒子嗎?還是有同學往這個方向發展的,比如Versa,個人覺得Versa最大的特點是All in One,啥都能干,無論是通過他自有的功能提供,或者通過服務鏈(Service Chain)的方式去整合合作伙伴的功能來提供;Velocloud的做法會不同一些,他面向云做了比較徹底的虛擬化(Velocloud的最后歸屬是Vmware,這樣看上去也就很自然了),并且圍繞云建立了自己的基礎設施,所以Velocloud并非嚴格意義上的設備商(值得一提的是,隨著SASE的發展,越來越多的設備商也開始在整合基礎設施了);Viptela也是類似,也通過資源合作伙伴,擁有了面向云的基礎設施。相比而言,Meraki的策略就更為獨特,其它人都在SD-WAN,他更多的是在SD-LAN,所以他只是套上了SD-WAN的外衣而已。

3.2 運營商

傳統的運營商也是一些大象,反應也相對較慢,也給了創業公司機會,所以運營商也可以進一步分成傳統和新興兩大類。

3.2.1 傳統運營商

傳統運營商可以進一步根據體量大小的不同,進一步細分成一線和二線兩類。一線比如像三大運營商,二線比如像鵬博士類似。

總體而言,傳統運營商在整個行業生態里屬于防守方,屬于那種吃著火鍋唱著歌,沒招誰惹誰,忽然發現來了一幫創業公司要來顛覆自己。在這里,某運營商的一段評論特別精辟:“你們這些創業公司,一會拿我們的專線打我們的互聯網,一會兒拿我們的互聯網打我們的專線,你們到底想干啥”。為什么覺得這句評論特別精辟,是因為這句話基本總結了運營型創業公司的本質:他說的“拿我們的專線打我們的互聯網”,是指有一類SD-WAN創業公司,會基于運營商的跨境專線,通過SD-WAN靈活接入的技術特點,去打運營商的跨境精品網;他說的“拿我們的互聯網打我們的專線”,是指有一類SD-WAN創業公司,會基于運營商優質的互聯互通的BGP資源,通過在國內建立POP的形式,去打運營商的國內的MPLS網絡。

那么傳統運營商的應對策略如何?先來說一下三大運營商。個人覺得三大運營商采取的是“三不”的渣男策略:不主動、不拒絕、不負責。這里特別說明一下,這個說法只是對這種策略的比喻,并無侮辱之意,而且話又說回來,一般只有高帥富才有“三不”的資本,矮窮矬完全與此無緣,所以從這個層面上來講,這是對三大運營商高帥富地位的仰望,對高帥富采取這種理性策略的一種理性經營的認同。為什么不主動?因為存量問題嘛,有著這么大的MPLS存量,要用SD-WAN去割自己的肉,誰受得了。為什么不拒絕?因為趨勢問題嘛,你不去給客戶推,總還會有其他人跑到客戶那邊去洗腦,當客戶來主動問你,“xxx來過了,我們想試一試SD-WAN,你們有沒有”時,還能拒絕嗎。為什么不負責?因為規模問題嘛,像三大這么大的體量,隨便動動都是一大筆預算,在早期采取保守投入的策略,是最為理性的選擇(個人再次表示深深贊同)。所以三大在早期,大多采取合作的方式來做SD-WAN產品,除了提供客戶和背書之外,什么都不負責(不過這兩種資源對絕大多數玩家來說,已經是非常寶貴的資源投入了)。就像傳統設備商在穩住陣腳之后開始尋找新的增量一樣,三大在看清市場之后,也都在開始加大投入,并且已經出現了分化,比如CMI(China Mobile international)的iSolution平臺。再來說一下二線運營商的策略,大體還是“個性化的服務,有競爭力的價格”,基本與前SD-WAN時代類似。不少二線運營商采取的是代理或者轉售的模式。

3.2.2 新興運營商

新興運營商中選取Aryaka和CATO作為代表。作為進攻方,他們采取的策略也是挑戰者的通用策略:做深場景,建立品牌,撬開市場。Aryaka在2009年成立,選取的場景是突破性能,目標是以“創新的網絡技術+全球二層骨干+專業的托管服務”,取代企業MPLS網絡,即他的目標性能,是要能達到甚至超越MPLS網絡,值得一提的是,Aryaka的標語也是非常杠,覺得有種英雄主義色彩:“The First MPLS Alternative”,即“MPLS替換的第一選擇”,直到2019年才換成“The Cloud First WAN”。CATO在2015年成立,創始團隊具有Check Point基因,選取的場景是突破安全,網絡與安全并重。

Aryaka和CATO發展得都不錯:根據IHS Markit統計數據,Aryaka在2018年的收入就達到了1.39億美元;沒有找到CATO的市場數據,接觸過CATO的產品系統,在整個產品界面設計上,廣受好評,個人覺得良好的產品界面是清晰的產品架構的自然反映。兩者也在各自的方向上,進一步加深競爭壁壘:Aryaka推出了全球范圍內的統包最后一公里服務(Last Mile Service),這是一個在組網市場相當有殺傷力的壁壘;CATO在SASE方面具有很強的產品力,也被Gartner重點提及。

3.3 云廠商

從「行業背景」可以看出,云廠商在這個生態里屬于受益方,所以就沒有傳統與新興之分,可以分成IaaS和SaaS兩大類。因為生態位最好,所以云廠商當前的總體策略相對比較佛系:你們誰行誰上,不要來拖我后腿;如果你們都不行,那我就要自己上了。

3.3.1 IaaS

IaaS廠商主要是3A和GCP(Google Cloud),3A是指AWS、Microsoft Azure、Alibaba Cloud(阿里云)。

IaaS廠商采取的更加具體的策略:第一,擴充應用內容,因為Microsoft和Google有各自強悍的SaaS業務,這方面AWS和阿里相對較弱,所以AWS和阿里,推出了各自的SaaS孵化器計劃。 第二,補齊連接線下用戶的云網能力,強相關的自研,弱相關的合作:AWS的國外生態要好很多,所以AWS以合作為主,即用他的Transit Gateway,加上三大合作伙伴:Cisco、Aruba、Silver Peak來補充提供連接線下用戶的云網能力;阿里的國內生態要差一些,自研會更多一些,例如像阿里的SAG(Smart Access Gateway)產品,AWS就沒有類似產品。

3.3.2 SaaS

SaaS廠商就更多了,例如Microsoft365(原名Office365)、GSuite、Salesforce、Oracle等。

總體而言,SaaS廠商以合作為主,有時可能是以一種恨鐵不成鋼的微妙態度吧。以微軟為例,原本微軟在每個月,是有更新Office365的地址的機制的,但在疫情爆發之后,微軟就宣布不再更新Office365的地址了。為什么要在疫情這么運營壓力的情況下,還要給自己做這種束縛?一個合理猜測就是:疫情爆發后,Office365的需求大增,需要大量的合作伙伴來解決弱接入問題,或者說加速問題,但是估計很多SD-WAN廠商,估計并沒有更新動態地址的能力,笑哭。個人覺得等微軟騰出手,可能會對SD-WAN做更多投入,畢竟實力都放在那了,“如果你們這些渣渣繼續這么不靠譜,那我只能自己上了”,近期微軟加入MEF可能就是個信號。

4 行業動態

之前提到,SD-WAN作為一種生產方式的變遷,會有自己的演化趨勢,甚至很難預測。所以,通過行業動態,來揣測一下趨勢,可能會有更多人關心。

4.1 生態加速整合

4.1.1 通過并購整合

Cisco收Meraki、Viptela,因為Cisco原本就有自己的iWAN產品,有自己的安全產品,所以可以整合的內容就比較多了,包括SD-Branch產品,SASE產品,這里就說一下更加宏觀層面的整合:Cisco把自己的網絡功能軟件化,推出了“數字網絡架構(DNA,Digital Network Architecture)”的概念,把自己的網絡功能整合成了DNA for Wireless,DNA for Switch,DNA for SD-WAN三大類,進而進一步構建自己的“基于意圖網絡(Intend Based Network,IBN)”。

Vmware收Velocloud,可以看做計算虛擬化和SD-WAN結合,在虛擬化層面推云網融合。Dell EMC有一個和Vmware合作的邊緣網關系列,也可以側面說明這種整合的價值。

Oracle收Talari,可以看做是一個小型IaaS,中型SaaS廠商跟SD-WAN結合,在云服務層面推云網融合。

HPE收Silver Peak,可以看做SD-LAN(HPE的Aruba)跟SD-WAN結合,整合SD-Branch產品。之前提到,Branch里的設備實在太多了,SD-Branch可以成為一個可以想象的未來。

PAN收CloudGenix,可以看做云安全廠商跟SD-WAN結合,整合SASE產品。

Juniper收128 Technology,可以看做AI產品(Mist AI)跟SD-WAN結合,整合AI Driven Enterprise產品。

4.1.2 通過合作整合

云廠商的生態位最好,幾乎所有人都想著跟云廠商合作,尤其是和SaaS廠商合作,近期比較典型的是Aryaka相繼和微軟、阿里達成戰略合作,這樣Aryaka也補齊了四大IaaS廠商的全部合作。

運營商和設備商也在加速合作,最為典型的是北美的前兩大運營商和前兩大SD-WAN廠商宣布達成戰略合作:Verizon和Cisco;AT&T和Vmware。

4.2 面向未來布局

4.2.1 孵化未來應用

既然SD-WAN是一種服務應用的廣域網,那么就需要開始面向未來的應用布局,未來有哪些可以預見的應用:5G、IoT、邊緣計算。

Verizon和Cisco、AT&T和Vmware之間的戰略合作,就是在孵化IoT應用。SD-WAN和IoT的契合點:

  • 敏捷:IoT感知層的本質作用是將現實世界數字化,這些數字化大多發生在邊緣,而邊緣如果需要形成智能的決策,需要將邊緣形成的大量數據,連接到近端(邊緣計算)或遠端(云計算)進行處理,所以IoT的業務類型,天然決定了它需要非常靈活的部署方式。
  • 安全:IoT設備自身的性能較弱,外加數量龐大,需要網絡層面支持靈活的基于身份的安全性。
  • 性能:不同IoT業務的性能要求不同,會有做應用分流、應用調度、應用保障的需要。
  • 可視化:IoT存在海量的設備需要管理和維護,統一的可視化平臺,是一個必不可少的手段。

云廠商也在為未來應用布局,AWS推出Wavelength Zone,直接進運營商機房,孵化5G MEC應用。 SD-WAN和邊緣計算的契合點:

  • 敏捷:大體與IoT類似。
  • 安全:邊緣計算的場景相對會更加復雜,不但需要連接到現場,還需要與其它邊緣節點協同,邊云協同,即所謂的ECI(Edge Computing Interconnect)網絡,這部分也是需要適配不同業務,在公共基礎設施之上,形成非常敏捷的動態連接,也對安全性有很強的需求。
  • 性能:大體與IoT類似。
  • 統一架構:邊緣計算相比云計算,一個很大的優勢是在數據發生地,或者事件發生地就近處理,這種業務天然就需要比較扁平的計算架構,這種扁平的計算架構和SD-WAN這種較為扁平的網絡架構,可以統一考慮。

4.2.2 邊緣下沉

AWS Wavelength Zone進運營商機房,屬于5G中的MEC(Multi-access Edge Computing)場景,屬于邊緣計算中的云邊緣形態(云延伸)。當然,運營商也有可能在合作過程中探索發展自己的邊緣云形態(節點云化)。順便說明一下,部分人員可能會覺得為什么把這歸屬到SD-WAN分析中?AWS沒說Wavelength在做SD-WAN。這是因為這屬于邊緣計算互聯網絡(Edge Computing Interconnect,ECI)領域,其中的熱點之一就是如何用SD-WAN和SRv6等解決其中面臨的挑戰。

除了云廠商在設法下沉之外,設備商也在設法下沉,一般是邊緣網關形態(設備云化)。例如:Cisco收Meraki,HPE收Silver Peak,都是在推SD-Branch,將入口下沉到LAN;之前提到,Dell EMC也有一個和Vmware合作的邊緣網關系列。

5 行業預測

個人比較傾向將SD-WAN比作一個游戲,因為它具備一個游戲的特征:門檻低上手快,玩好又極難。門檻低上手快——可以吸引大量玩家入場來玩,熱熱鬧鬧;玩好又極難——有大量的付費坑,要讓玩家玩著玩著付出點代價才能玩得爽。SD-WAN也是一樣,很多人會覺得SD-WAN很簡單,不就一個白盒么,然后在上面跑一些開源軟件,外加一個Web頁面,我也可以做,但是做著做著就發現不是那么回事了。以下是兩個預測,可能會有些刺耳,權當參考。

5.1 怎樣活不好

還在準備開始做獨立設備創新的,會死。為什么?你已經錯過了時間窗口了:3V和Maraki都是在2012年之前創立,那時候大廠還來不及反應,里面看清趨勢的一波人,出來做了第一波創業公司。現在設備商已經緩過神了,已經在開始用存量優勢來收割市場了,甚至還在進一步開發自己的增量,比如SASE。以3V和Maraki只有Versa還沒被收作為標志性事件,做獨立設備創新這一波已經結束了。再去做所謂的設備創新,設備的功能和穩定性,做不過設備商,那就只剩下控制器,但控制器早已泛濫,新做的控制器想去管誰,誰又愿意被你管。沒有社會價值,會死。

主要盯著組網市場的,會活得很辛苦。為什么?第一、本質是在拿SD-WAN做MPLS替換,無論替換的是主用網絡還是備份網絡,都是在替換MPLS資源。這是一個廣域網云化背景下坍縮市場;二、中國也很難出像Aryaka這樣能去硬杠MPLS組網的初創公司,這是因為合規的資源是偏壟斷的,創業公司不得不去與虎謀皮;三、SD-WAN在組網市場,基本只剩下了敏捷這個優勢,所以客戶的預期就是從售前到售后,他可以什么都不用管。但要命的是,組網跟客戶內網耦合得太緊了,是個無限責任的活。客戶說原本這么多盒子,一直工作得好好的,就是因為你來放了個盒子,而且是最后放的,所以放了之后,內網不通,甚至部分內網不通,部分時間不通,部分人員不通,部分應用不通,就全是你的事,你得來查清楚為什么。所以,你以為客戶看重的是你的SD-WAN,不,其實客戶可能看重的是你的潛在上門能力,扎心了。不過這工作確實有社會價值,所以可能能活,但是會活得很辛苦。

當然,以上所說的組網,還是在指MPLS替換這種傳統的組網業務。隨著5G、邊緣計算等發展,廣義的組網本來就在發生重大變化,例如:5G系統因為UPF下沉(支持uRLLC等場景必然需要),對原有的承載網絡提出了支持復雜多點通信和SLA保證的新需求;在邊緣計算場景中,邊緣計算互聯網絡(ECI)需要按照業務需求快速靈活地去連接各公有云、私有云、或者其它邊緣節點等各種設施,協同完成業務目標。如果是這種級別的組網,另當別論。這種組網可能會成為更大解決方案里的一部分,不再是一個單獨產品,可能也不是一般的初創公司能玩的,甚至可能也不會被叫做SD-WAN(但確實又回歸到了SD-WAN需要服務一個個特定的應用場景了)。

5.2 怎樣活得好

想要玩好這個游戲怎么辦?還是以玩游戲做類比:選好職業,快速練級,組隊打副本,去爭取游戲里的限量資源。

選好職業:也就是找好自己的生態位,做自己擅長的。生態位選錯了:1、練級可能就會特別別扭,級別可能就上不去,那就沒人愿意跟你組隊,組不上隊,連打副本的資格都沒有;2、你走了別人的路,潛臺詞可能是想著讓別人無路可走,但其實很容易是讓自己無路可走,非但沒路走,而且還沒朋友,也沒法組隊。

快速練級:也就是快速獲取客戶案例和知名度,要讓別人能比較容易發現你并且愿意跟你組隊。練級最快的方式就是充錢,所以財大氣粗的大廠有天然的優勢,有大量的存量資源可以轉化,也有較高的知名度,尤其是云廠商,還有生態位的優勢。

組隊打副本:找合作伙伴一起去攻克具體的目標場景。這里最關鍵的是要主動,而且要反著來做,首先你得先想清楚,哪個目標場景對你來說最有價值,然后主動發起組隊,尋找關鍵資源來補位,不論這些資源是來自組織內部的還是組織外部的。


  • 本站原創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SDNLAB立場。所有原創內容版權均屬SDNLAB,歡迎大家轉發分享。但未經授權,嚴禁任何媒體(平面媒體、網絡媒體、自媒體等)以及微信公眾號復制、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進行使用,轉載須注明來自 SDNLAB并附上本文鏈接。 本站中所有編譯類文章僅用于學習和交流目的,編譯工作遵照 CC 協議,如果有侵犯到您權益的地方,請及時聯系我們。
  • 本文鏈接http://www.taian720.com/24591.html
分享到:
相關文章
條評論

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leoricmaster 發表于20-11-26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