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陳鵬,星融緣何篤信交換機白盒化之路?

隨著各行各業數字化轉型的不斷深入,業務實時、按需提供、永遠在線、自助服務等新需求不斷涌現,構建以DC為核心的全面云化網絡成為支撐千行百業數字化轉型在網絡側的重要基礎,同時也要求云網絡具備可編程、可視化、自動化、靈活性、敏捷性、開放性、低成本等特點。

但是,基于“黑盒”架構的傳統網絡設備軟硬一體、利用率低、成本較高、缺乏敏捷性、新業務新網絡上線周期長,難以適應未來云化網絡發展需求,因此網絡基礎設施正在向更加開放的白盒化演進,白盒交換機成為網絡基礎設施向白盒化變革的一股巨浪。

不過,做白盒交換機就意味著要在巨頭林立的傳統交換機市場上找到準確的定位和發展空間,在陳鵬看來:雖然白盒交換機市場注定不是一條坦途,但用戶需求已經日趨強烈且明確,總得有人來做,于是,2017年星融作為一家初創公司就這樣正式殺入了白盒交換機市場。

那么,白盒交換機的市場前景究竟如何?目前面臨哪些新的挑戰?業界廠商又是如何布局的呢?

網絡基礎設施白盒化成大勢所趨

傳統“黑盒”交換機架構是軟硬一體——芯片廠商負責提供ASIC芯片和SDK,設備廠商在此基礎上進行二次開發以適配各自網絡操作系統,操作系統內置各種操作配置來實現具體網絡功能。

由于軟硬件開發均由設備廠商提供,黑盒架構致使系統完全封閉。首先,這種封閉的黑盒架構無法適應新功能快速開發部署的靈活性需求,即便提供了集中控制器,也只是從網絡維護視角提供一個簡單的圖形化管理界面,并未將其與云中的業務與運營需求緊密結合,使得運維變得更加復雜;其次,私有的網絡操作系統只能運行在私有硬件平臺上,用戶無法享受硬件標準化帶來的成本紅利、無法有效降低TCO,由于傳統網絡設備軟硬件一體采購,在SDN模式下SDN控制器和交換機軟硬件形成了更加深度的綁定,也導致采購成本居高不下;此外,軟硬件一體也讓用戶面臨著被底層網絡供應商鎖定的風險。

“我們一直在思考,如何用開放的硬件和開放的軟件及操作系統,幫助用戶解決網絡基礎設施面臨的各種問題。”陳鵬指出,“白盒化的交換機架構采用開源開放系統,利用標準化芯片、開放操作系統、多樣化應用生態,就像手機上的安卓平臺有更豐富、更具創造力的生態支撐,我們也希望做出像安卓平臺那樣開放的白盒交換機產品,以滿足用戶降低組網成本、將網絡無縫融合到計算與存儲中去的剛需、云化應用創新對網絡架構開放性的要求、運維效率對網絡系統開放性等新要求。”

據了解,白盒交換機模式天然軟硬件解耦,網絡硬件資源通用化,軟件功能定制化,最終實現靈活開放的系統,讓白盒交換機不僅具備高性能,同時讓用戶可以在白盒交換機上自主灌裝軟件和操作系統,快速滿足客戶個性化需求。比如用戶可以從A廠商買硬件盒子,從B廠商買軟件或自行裁剪開源軟件系統安裝在A廠商的盒子上,讓一切盡在自己掌握。降低成本的同時,還能縮短開發周期,加速軟硬件技術的創新,給用戶選擇最佳軟硬件平臺的權利。

可以預見,未來白盒交換機的市場發展空間巨大,特別是超大規模云服務提供商的出現,其自建云數據中心將需要大量的白盒交換機。據陳鵬預測:網絡市場會有20%的設備白盒化,這個規模超過50億美金。

白盒架構面臨兩大新挑戰

雖然白盒交換機市場前景可期,但網絡基礎設施向白盒化變革之路也不可能一馬平川,陳鵬認為:白盒交換機仍然將面臨諸多挑戰:

挑戰1:開源軟件夠開放,但是否足以支撐企業級和運營級的商業應用?

陳鵬指出:開源軟件內核和企業級商業應用支撐能力需要緊密結合,開源軟件必須要有專業的商業團隊,以客戶需求為導向的敏捷開發團隊,以商用品質為交付標準的專業服務,來豐富開源軟件的特性,解決與芯片等硬件的兼容性,讓更多用戶敢用、好用。

事實上,有了前期初創公司的市場宣傳與引導,2015年白盒交換機市場相繼出現了SONiC等純開源軟件,尤其是微軟將其數據中心運行的SONiC系統在2016年開源并提交在OCP組織,至此數據中心級白盒交換機有了軟件和硬件的全部開放的實現。而作為新一代云網絡供應商的星融自成立之初就正式加入了SONiC社區,成為國內最早參與SONiC社區的云網絡公司之一,秉承開源、開放的精神,星融積極回饋SONiC開源社區,星融也是唯一提供企業級SONiC發行版的廠商,其AsterNOS云數據中心網絡操作系統基于SONiC提供的標準功能,開發了大量社區沒有的增強特性。除了SONiC,在LFN/FRR等相關開源生態也有星融貢獻的身影。

挑戰2:價值鏈如何從單向化變為多向化、全向化?

我們知道,過去傳統交換機的模式是芯片廠商定義技術、標準和產品后交給設備廠商,設備商加上自己的軟件操作系統定義出產品后交給最終用戶。“以前但凡有什么功能需要改芯片才能做出來,基本上是一個單向的被動接受的模式。”陳鵬指出,隨著云時代應用場景日益豐富,對于靈活性和可編程需求日益旺盛,用戶和設備廠商不希望再被芯片廠商推著走,而是希望反過來要求芯片廠商如何設計芯片。

在陳鵬看來,未來新的價值鏈模式應該是最終用戶、設備商、平臺提供商等與芯片廠商一起討論哪些場景需要哪種類型和特性的芯片,使得最終客戶的需求和實現能力在開源社區就能找到可行方法。如果白盒交換機價值鏈真正做到多向化,未來用戶在網絡上的一個新需求,既不需要改芯片、也不需要升級操作系統,只需要用戶自己開發或向第三方采購一個可以運行在交換機上的應用程序即可。

隨著最終客戶對交換芯片的需求和選擇向多元化發展,星融和多個知名交換芯片廠家建立了深度合作關系。今天,星融的AsterNOS能夠優于社區版本,更好地支持包括Innovium、Marvell、NVIDIA、Intel/Barefoot等在內的新興的數據中心交換芯片,并幫助客戶完美地實現這些交換芯片的各種能力在一個開放軟件系統中的釋放和充分使用。

三大優勢拓展更多市場

雖然白盒交換機市場方興未艾,但這絕不是一個今天才出現的新藍海。早在2010年公開市場就開始出現白盒交換機設備,各路玩家就盡顯身手為白盒網絡軟件嘗試各種突破口,數據中心是最先落地的場景,其中大型云廠商、OTT積極擁抱白盒化趨勢,并深度受益。

與此同時,隨著通信運營商網絡轉型步伐加速,運營商開始深刻認識到黑盒設備的局限性,不僅僅將眼光局限在無線接入設備通用化、云化,甚至開始將軟、硬件的徹底開源和白盒化作為長期的目標,交換機的白盒化也成為運營商關注的焦點。

“星融試圖通過軟硬件一體化的產品交付,把大型云廠商的白盒化成功經驗復制到規模更大的傳統市場,為客戶提供全棧、開放、可編程的自由選擇。”陳鵬表示:星融已經用基于SONiC的白盒交換機幫助客戶構建數萬臺服務器/百萬虛擬節點的云網絡,并用可編程交換機為園區出口提供高效的安全資源池云化改造。

“目前星融白盒交換機的客戶主要集中在互聯網OTT廠商、網絡安全廠商。通信運營商市場方面,國外運營商比國內運營商更容易接受白盒交換機,星融也在與國內運營商做一些前期的探討。”陳鵬說。

縱觀整個白盒交換機市場,初創型公司多如牛毛,甚至傳統的交換機廠商也在積極擁抱白盒化,未來的競爭勢必會更加慘烈。

談及與其他白盒交換機廠商相比的差異化優勢,陳鵬認為:一是開放平臺的商業模式,星融堅持架構開放、產品交付開放、能力開放,能夠真心實意被別人集成,開放出更多能力;二是以客戶需求為導向,哪里是客戶的需求短板就補哪里,把最難的事情都想辦法幫助客戶解決,挑選最難的事情去做,提升為用戶解決場景需求的能力;三是,對“硬件開放、軟件開源”的篤定和堅持,敢于長期地、持續地投入。此外,星融初創團隊基本都是做了20多年網絡的技術人才,今天仍然始終堅持在網絡底層架構創新。

展望未來,整個網絡基礎設施白盒化變革的探索之路任重而道遠,但我們相信像星融這樣在白盒化道路上行而不輟的廠商,必定未來可期。


  • 本站原創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SDNLAB立場。所有原創內容版權均屬SDNLAB,歡迎大家轉發分享。但未經授權,嚴禁任何媒體(平面媒體、網絡媒體、自媒體等)以及微信公眾號復制、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進行使用,轉載須注明來自 SDNLAB并附上本文鏈接。 本站中所有編譯類文章僅用于學習和交流目的,編譯工作遵照 CC 協議,如果有侵犯到您權益的地方,請及時聯系我們。
  • 本文鏈接http://www.taian720.com/24651.html
分享到:
相關文章
條評論

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環球塔莎 發表于20-12-23
1